知反

搞兔兔 all农

陈立农
成年快乐

超级舍不得17岁的农农了

【超级制霸】糯性爱情

中秋欢乐试水

古镇糕点师橘x甜心导游农
清水文  一发完
第一次发文xxj文笔





――――――――――――――――――――――

乌镇里,游客总是一批接着一批。




镇子尽头的老榕树下,坐落着一家小店。




小店里只有一个吊扇在头顶吱吱呀呀地晃和一只瘫睡在店门框上的橘猫。




哦,还有一个冷冷的店主。




门店没有任何标志也没有菜单,只有一个油锅和旁边整整齐齐摆放好的萝卜糕。



店里本来空荡荡的,现在却好像被一些奇奇怪怪的装饰挂满了墙壁和门框。




店里没有什么生意,游客像赶鸭子一样被安排好了时间,根本没机会停留。





林彦俊倒也闲得自在,无事便挂着耳机慵懒地躺在沙滩椅上。时不时对着绿瓦小路和无客的残桥发呆,然后又迷迷糊糊渐入梦乡。





夏天烈日灼心,路边的麻雀不停啼叫蹦哒在滚烫的水泥地上。





林彦俊不怎么出汗,把刚刚出锅的萝卜糕晾在一旁的铁架上,刚想美美地躺下偷懒,就听到一声软糯的少年声:





“阿俊!”





一个高高瘦瘦的少年急匆匆跑过来,背上的背包微晃几下,就随着主人的动作从肩膀上滑下来。




陈立农放下手中的旗子,蹲下身来抓起门框上的橘猫放在怀里轻轻抚摸。猫猫被弄醒却也没什么脾气,还乖乖地往湿透了的衣服里蹭了一下。




林彦俊有点不耐烦地睁开眼,朦朦胧胧看见少年顺下来的刘海被浸透,水滴顺着发丝划过脸颊,留下好看的弧线。



他晒得脸蛋红扑扑的,冗长的睫毛一眨一眨,好看的唇形嘟哝着台湾话逗着猫咪。




看的林彦俊忍不住喉结滚动,随即起身把小孩放进店里。





“你不要老往这边跑了,多累啊”嘴上这么说着,陈立农进来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抽出纸巾递给他。




陈立农借过纸巾随意在脸上乱抹一把,坐到林彦俊刚刚坐热的沙滩椅上,享受着林彦俊的扇风福利。




“可四我就很想次阿俊的萝卜糕嘛”




“馋不死你”林彦俊轻轻扯下嘴角,却藏不住笑意。





林彦俊用纸袋小心把刚刚放凉的萝卜糕包好,递给小孩,自己就背对柜台反手靠在上面,微微低下头盯着他。




陈立农乖乖捧过温热的糕点,一大口咬下去,酥脆的表皮立刻在口中炸裂出鲜嫩的汁液,萝卜的清甜搅动在舌尖,小孩满足地脸皱成一团,然后吸吸鼻子,毫不忌讳地吧唧嘴巴,一鼓一鼓的像只进食的小兔子。




“慢一点,又没人跟你抢”林彦俊看着腮帮子肿起来的兔兔,露出两个甜甜的酒窝。






下午时分,懒懒的阳光又撒进来。林彦俊看着像躺在椅上闭目,实则在听陈立农坐在旁边劈哩叭啦地讲着一天的趣事。





谁也不打断谁,谁也不揭穿谁。






陈立农没团带的时候偶尔还会拉着林彦俊在古镇里散步。林彦俊也不恼任由他牵。




两个人藏着自己的小心思,穿梭过镇子里的每一条小巷,划着小舟漫散地从每一条古桥下经过,思绪却飘飘然承载在空中,好不惬意。




陈立农总是不会累,走起路都伴着轻跳的步伐,热情地跟镇里的人打招呼。




久而久之林彦俊也就顺着养成习惯。冰冰冷冷的男人也会对着路边小店里的人say hi






有些糯唧唧的情绪正在发酵啊





日子一天一天过,难免有不顺心意的时候。





今天,林彦俊像往常一样迟起床,睡眼朦胧地撑下床,水雾还潋滟在瞳孔中,手却熟头熟路地完成了炸糕操作,便坐下拿一本书皮涩涩的本子翻看。






青天落小雨,迷雾氤水乡。
客游走几许,秋波寻远方。




闷闷的。





林彦俊不耐烦眯着眼睛,平时最心爱的书此刻却无心阅读。




那个陈什么什么立农已经迟到两个小时了啊。





“平时不是挺准时的嘛哼”林彦俊小声嘀咕






不对啊。我为什么要关心他什么时候来。





林彦俊把清瘦的脸埋进书里。一觉醒来,雨已经停了,只有些许晶
莹沿着屋顶的瓦条滴落到门框缝里的花花草草上。






陈立农真的没有来。







这时林彦俊才发现,什么嘛,这么熟的两个人竟然电话都没有互留
一下噢,陈立农在搞什么鬼啊。





他舌头顶了两下脸蛋,狠狠抓起地上睡得甘甜的小橘,在他脸上胡乱揉捏一阵。猫咪吃痛地喵了一声然后猛地一跳弹出他怀里。





人类,失恋的样子啧啧啧。





“怎么你也这么不乖”林彦俊闷闷道。也没心情工作了,干脆就把闸拉下来,披上一件牛仔外套出去晃荡。






林彦俊步伐有点急,见人也不像平时一样“嗨,吃了吗”






搞什么嘛,怎么就被小兔子影响了心情啊,明明两个人什么都不是。





明明知道导游本来就是不一定只在一个地方转的啊。







早上不该喝果茶的,现在口腔里都苦涩涩的







林彦俊在古镇走了一大圈,大街小巷几乎走了个遍。






他不喜欢交流,就只是想找个安安静静的地方做点小生意勉勉强强过完半生。





结果命中出现了个陈立农。






笨小孩在吃过一次林彦俊的萝卜糕之后就赖着不走,每天都要来蹭一口。




“阿俊你在这里做了这么久生意竟然还没有好好走过这个小镇     噢”



“阿俊你不要老是板着脸啦,明明笑起来就很好看啊”




“阿俊,你做的萝卜糕是祖传的吗真的超棒的诶”





“阿俊我跟你讲吼,今天那个游客姐姐真的好搞笑,就坐船到了尽头发现没买回程的票吼,然后干干走了回来哈哈哈哈”




明明不喜欢亲近别人,却有点喜欢小孩一声声幼稚的呼唤。
明明养只猫是为了给自己找找乐子,却变成引诱小孩过来的理由。





到底是什么东西啦。林彦俊想不明白。







夕阳翻越云层,袅袅一群昏鸦,晕过一片霞。湖波潋滟出金光,引得游人驻足痴看。






但文艺青年林彦俊现在是真的没心情欣赏






林彦俊逃出嘈杂的闹市,寻了个人家后院的楼梯坐下。




微奢侈的小白鞋在湖面上一晃一晃,心不在焉地微微仰起头,呼吸着雨后空气中的植物味道,怪怪的,怪不舒服的。







今今天气不太好啊。







“阿俊!”



“阿俊!”



迷迷糊糊中,耳边又响起那日思夜想的乳糯声音




林彦俊你是不是变态啊,怎么还想着他啊。





突然一只小手轻轻拍了下林彦俊的肩膀,惹得他一下冷战,刚想抬头责骂对方打破了自己美好的幻觉,就看见自己心心念念一天的小兔子眯着眼,嘴巴咧得开开的,弯下腰看着自己。





林彦俊哽了一下,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怎么现在才来啊”明明是想骂人的话硬生生在吐出来时染上了埋怨的味道。





“阿俊是想我了吗”




陈立农蹲坐在林彦俊旁边,阳光描绘着他软软的黑发,下来是脸廓,还有长长的睫毛,像被金光镶嵌在他的脸上,然后梦幻地闪烁进林彦俊曈里,好不真实。





林彦俊假装太阳刺眼,眨了眨眼睛,随后又看向湖面。




仔细看,林彦俊在陈立农的阴影下,红了耳朵。





“才没有” 完了,这辈子裁在这了。




“昨天小尤受伤啦,今天我就替他代一下那个团而已啦”




“那个团路线怪怪的,我就搞了久了一点嘛”



“不要森气啦我请你吃饭啊”




果然还是话痨的兔子啊。



林彦俊突然起身,陈立农也条件反射跟着站起来。





他捏了捏陈立农的脸,随后搂上他的肩膀。






啧。小兔子又长高了啊。






傍晚,小镇落入静默,人烟轻微的谈话声和禽类的吱吱声融化作一夜秋风,扫过尘埃浮躁。




林彦俊的小店难得得还亮着光。是陈立农和他在饭后闲谈。




黄昏的斜阳消失在地平线上,林彦俊邀请陈立农上楼。





林彦俊的小店二楼就是他的房间,小镇都是这种房屋格局,只是在旅游业的带动下都开起了民宿,毕竟二楼木屋窗外的夜空,分外漂亮。





林彦俊也不知道自己一个洁癖处女男为什么不阻止一个外人坐在自己床上打滚。





明明上次小橘跳上床都被他家法伺候了啊。





今天又破例了




噢,可能,陈立农不是外人吧。




林彦俊还搬出了家里的老古董吊椅,擦洗干净,放了两个枕头便躺在里面,双手枕在脑后,轻轻晃着,眺看窗外星星点点笼盖宇宙。





陈立农也困意腾升,没什么顾忌直接瘫在林彦俊的床上,闻着香香的被褥,抱着小橘吟哝良久,微咪着一双没有力气的下垂眼,也不知道在看林彦俊还是在看星星。





或者,小兔子已经睡着了





“喂,陈立农”






林彦俊回头看了下陈立农,悄咪咪地欣赏他的睡颜。小孩的碎发随意盖着眼睛,眼睛留着一条小缝,粉嘟嘟的嘴巴微张,活脱脱一只垂耳兔模样。





林彦俊轻笑一声,放低了音量





“你说天上的星星……”






“是不是你的眼睛啊”










清晨的乌镇水雾弥漫,几只小麻雀站在窗沿,轻唤出水乡新的一天。




林彦俊生物钟向来很准,可是今天却昏昏沉沉硬是睡到了大中午。猛烈的阳光和楼下吵闹的声音把林彦俊弄醒,他皱着眉头,揉了揉眼睛



“嘶”




彻夜的坐姿让林彦俊脖子发抽的痛,他随意的揉揉后颈,站起身来,发现大床上已经没有了陈立农的身影,心一下子被提了上来





“陈立农?”




“陈立农!”





林彦俊推开厕所的门也没见陈立农,走下楼梯,闻到一阵熟悉的芳香,转眼,陈立农围上他平时那条水蓝色的围裙,一人一猫站在柜台前。




恍惚间,像小妻子清晨打点着早饭一样。




呸呸呸





林彦俊拍了一下脑袋,看着陈立农炸着萝卜糕的焦急模样,有点想笑。




事实他的确笑了出来,陈立农转过头懵懵懂懂的看着他。




“醒啦”





“我就平时看你做的试了一下”





“好难噢”陈立农撅着嘴巴,兔耳朵瞬间耷拉下来。





“傻瓜,以后我给你做就好了啊”林彦俊下意识的发言,说完才发觉不对劲,随即愣住了




陈立农一时间也有点不知所措




空气夹杂着萝卜糕的香味和暧昧的气息,像爆珠一样被挑破的奇妙味道填满了这间小店。





“阿俊……”




当气氛到达极限,有些话自然而然就被识破了。
撕破滤纸,其实好像也没那么难。





陈立农扭扭捏捏,红着脸低下头,只给林彦俊留下一个发旋。




“我们……”





“在一起吧”




林彦俊冰冷般的声线却像春天





“恩?”陈立农猛然抬头,见对方一脸认真,好像还有点紧张地抖着脚




“这种话,怎么能被你抢先说”




“噗嗤”陈立农笑出声音,又露出一副可爱的面容。







萝卜糕被遗忘在锅里,炸到脆掉,烂掉



小橘在陈立农裤腿磨着爪子。






许久,林彦俊听到这一生最温柔的声音






“好。”





两只澄澈欢喜的眼眸
两具青涩火热的身躯

          
交织








林彦俊偷偷踮着脚亲了一下陈立农的发旋
陈立农偷偷弯下腰把头埋在林彦俊颈窝里








后来啊



陈立农还是镇里的小导游,只不过还多了一个兼职 。



小孩坐在船头,丝丝缕缕的风轻抚他的水波眸子。
身后是游客打打闹闹的声音。


下了船,他又挥起水色的小旗子,步入小镇深处 。




“这家糕点店是老字号了噢,大家可以尝一尝噢”小孩的声音像是甜甜的棉花糖,让人不忍拒绝 。




“喂,你不要给我招来那么多人了,很吵诶”




“我在帮你赚钱好不好”





“阿俊不赚多点钱,怎么养我嘛”





男人愣了一下





“好,养你”








送走游客,店里又静下来,小橘跳上陈立农的大腿,毛茸茸的耳朵蹭着他的肚子撒娇。




他吸溜着男朋友特泡的果茶,看着眼前的男人线条硬朗的背脊胡思乱想,然后在笔记本上写下:






猫咪摇头晃脑撞进你的怀里,像恋爱一样。







小孩迷迷糊糊醒过来,发现笔记本上多了一句话:






把猫咪和恋爱调换














END





糯情 留香    月下 郎双
星囿 古房    余生 绵长